中国油画家网
在线展览 -中国美术展览网-中国美术家网在线展厅
在线展览 -中国美术展览网-中国美术家网在线展厅
    当前位置: 中国拍卖网 >> 新闻快讯 >> 拍卖 拍卖网 综合新闻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刘尉恭:砚田铭隽守缺残

        作者:admin2020-09-17 14:30:21 来源:中国拍卖网

        记得中国山水画大家黄宾虹先生的艺术历程,一生孜求,六变六废。到了耄耋之年,终成华滋浑厚,俨然大家。

        纵观历代书画名家,一生相守砚田,勤耕不辍,日以继夜,只争朝夕。

        可以说勤奋与执着,格局与技法,情趣与思虑,贯穿一名艺术家的始终。

        就书法艺术而言,在汉字的字形上,知黑守白

        记得中国山水画大家黄宾虹先生的艺术历程,一生孜求,六变六废。到了耄耋之年,终成华滋浑厚,俨然大家。

        纵观历代书画名家,一生相守砚田,勤耕不辍,日以继夜,只争朝夕。

        可以说勤奋与执着,格局与技法,情趣与思虑,贯穿一名艺术家的始终。

        就书法艺术而言,在汉字的字形上,知黑守白的点画线条,构建了书法艺术的全部。在几千年的中国书法史上,其字体演变与风格嬗变本身就是一部书法艺术的填空史。应该说,书法艺术发展到今天,已经无空可填。

        秉承着中华优秀的传统,在中国湘潭书法界,有两位先生耸立。十九世纪出了一位齐白石先生,其在中国诗,书,画,印上横空出世。二十世纪出了一位默默耕耘的刘惇先生,其篆刻,碑刻,瓷刻,书法冠绝一时,引领着湖南的书法印風。

        刘尉恭先生,惇老的子嗣,传承着惇老书法篆刻遗风。

        家学一词,今鲜也。为何?当今少有传承。

        子承父业着多,而后世能继承并发扬先辈的家学,进而更好地传承下去的就少了。

        然尉恭先生,却正是用一辈子的精力继承家学,研究传统,坚守传统。古稀之年,经常自语“吾非骐骥之才,老马十驾,吾欲图之也”。


        先生专注篆隶书法,数十年如一日。不为名,不为利,自曰“养心”。自清代碑学兴起,几百年来,深研者甚多。碑学起,帖学盛,自此中国书法史再开风格嬗变之门,先生当然其间。

        余尝有幸观瞻先生几十年来的名碑临作,自殷商甲骨,石鼓金文,简牍帛书,再到秦篆汉碑……..一叠一叠精心藏置,打开来看,各种风格映入眼帘,各式字体大小参差排列,作品尺寸不一而同,用纸用墨极尽不同……荀子曰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也。”

        有趣的是,先生直到退休后,世人才慢慢知晓先生“写字”。问及何也?先生说:“家严在世,余虽时时习练,终不敢以书示人,盖敬重先父也。故吾多从摄影,油画,文学等方面着手,以示外也。”

        非为不示,诚敬焉。

        家风,家学,家传,是先生一家的观照。古风,治学,传承,则是先生目前生活的写照。

        先生今年七十七了有天和我闲聊时说:“可以考虑搞个关于砚铭的创作,以印证我这十多年来对于篆隶抱残守缺的学术思想。”

        我以为先生只是说说。毕竟,创作几十幅篆隶作品,须求同存异,更须和而不同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几个月后的一天,先生要我去他家。走进书房,看到墙上张挂着斗方,条幅,对联,横幅,扇面,细一看,全是砚铭,文天祥,苏东坡,纪晓岚,乾隆,吴昌硕……..一大批经典砚铭跃然纸卷,章法丰富,字体多变,墨色得宜,风格相近,却又相径庭。

        “这是我这几个月来的创作,你看看。”说着又打开一卷,上百幅的作品一张张打开。“这些是我在想的,你看这几张内容一样,风格,章法在变化。字,也是必须要多写,越写越熟,多比较,就自然找到感觉了。”

        我接过先生递过来的茶杯,继续聆听。

        “七十六了,总感觉时间不够。近十几年来,我经常晚上两点睡觉,晚上安静啊,适合一个人去对影成三人。有时候,我们要与自己对话,同时也要听听内心的声音。我们写字干嘛?怎么写字?如何写字?写字就只是写字吗?我们每天吃饭能只吃一道菜吗?营养从哪里来?那个是糟粕?糟粕怎么识别?如何去之糟粕?先贤的东西怎么消化?消化后怎么应用?从时间轴上,纵观古今书家,我在哪?就空间来说,横瞻万里,我又在哪?……?”

        “创作,是件幸福的事,我蛮享受这个过程。这几个月来,我前后写了一百多个内容,反反复复的推敲了多遍。现在,我决定大概创作二十幅左右的作品,要内容有别,字数有别,时代有别,书体有别,章法有别,大小有别,虽然有别,又要统一,还真不好处理。”

        “写了一辈子的字,在篆隶里面翻趴了几十年,甚感一笔一划之不易。书法美学,也是辩证统一的。从最初的去火氣到返生,一眨眼,就是几十年。每天的临习创作如果是外功的话,那么,读万卷诗书腹自华就是内功。读书写字,写字读书,反反复复月月年年。在一生的书学过程中,我认为更多的字外功就是思考,深入的思考,这个很重要。”

        “许多书法家一生都在找寻风格,锤炼风格。成为了一名艺术家的代名词,也是一名艺术家的成就之所在。我在学书习碑的几十年里,深感继承传统的不易,几十年间,就研究了两个字:残与缺。”

        残不是缺,缺是缺失,而残是在千年岁月的凝练。

        残儿不缺,谓之做;缺而不残,谓之生。

        残多缺少,如蚯蚓曲行,空有形而无骨;缺多残少,如事之未果,行途未半,或曰行百步半九十。

        残留小缺,缺映小残;残主缺辅,缺主残辅。

        不残不缺,或缺或残,是为无有;半残半缺,亦残亦缺,是为无有。

        残儿不缺,缺而不残;残为内相,缺为外形。

        缺动残随,残缺相势;非残非缺,无残无缺。”


        諶散羽于2019年10月

        的点画线条,构建了书法艺术的全部。在几千年的中国书法史上,其字体演变与风格嬗变本身就是一部书法艺术的填空史。应该说,书法艺术发展到今天,已经无空可填。


        秉承着中华优秀的传统,在中国湘潭书法界,有两位先生耸立。十九世纪出了一位齐白石先生,其在中国诗,书,画,印上横空出世。二十世纪出了一位默默耕耘的刘惇先生,其篆刻,碑刻,瓷刻,书法冠绝一时,引领着湖南的书法印風。

        刘尉恭先生,惇老的子嗣,传承着惇老书法篆刻遗风。


        家学一词,今鲜也。为何?当今少有传承。

        子承父业着多,而后世能继承并发扬先辈的家学,进而更好地传承下去的就少了。

        然尉恭先生,却正是用一辈子的精力继承家学,研究传统,坚守传统。古稀之年,经常自语“吾非骐骥之才,老马十驾,吾欲图之也”。



        先生专注篆隶书法,数十年如一日。不为名,不为利,自曰“养心”。自清代碑学兴起,几百年来,深研者甚多。碑学起,帖学盛,自此中国书法史再开风格嬗变之门,先生当然其间。

        余尝有幸观瞻先生几十年来的名碑临作,自殷商甲骨,石鼓金文,简牍帛书,再到秦篆汉碑……..一叠一叠精心藏置,打开来看,各种风格映入眼帘,各式字体大小参差排列,作品尺寸不一而同,用纸用墨极尽不同……荀子曰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也。”


        有趣的是,先生直到退休后,世人才慢慢知晓先生“写字”。问及何也?先生说:“家严在世,余虽时时习练,终不敢以书示人,盖敬重先父也。故吾多从摄影,油画,文学等方面着手,以示外也。”

        非为不示,诚敬焉。

        家风,家学,家传,是先生一家的观照。古风,治学,传承,则是先生目前生活的写照。

        先生今年七十七了有天和我闲聊时说:“可以考虑搞个关于砚铭的创作,以印证我这十多年来对于篆隶抱残守缺的学术思想。”

        我以为先生只是说说。毕竟,创作几十幅篆隶作品,须求同存异,更须和而不同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几个月后的一天,先生要我去他家。走进书房,看到墙上张挂着斗方,条幅,对联,横幅,扇面,细一看,全是砚铭,文天祥,苏东坡,纪晓岚,乾隆,吴昌硕……..一大批经典砚铭跃然纸卷,章法丰富,字体多变,墨色得宜,风格相近,却又相径庭。

        “这是我这几个月来的创作,你看看。”说着又打开一卷,上百幅的作品一张张打开。“这些是我在想的,你看这几张内容一样,风格,章法在变化。字,也是必须要多写,越写越熟,多比较,就自然找到感觉了。”

        我接过先生递过来的茶杯,继续聆听。

        “七十六了,总感觉时间不够。近十几年来,我经常晚上两点睡觉,晚上安静啊,适合一个人去对影成三人。有时候,我们要与自己对话,同时也要听听内心的声音。我们写字干嘛?怎么写字?如何写字?写字就只是写字吗?我们每天吃饭能只吃一道菜吗?营养从哪里来?那个是糟粕?糟粕怎么识别?如何去之糟粕?先贤的东西怎么消化?消化后怎么应用?从时间轴上,纵观古今书家,我在哪?就空间来说,横瞻万里,我又在哪?……?”

        “创作,是件幸福的事,我蛮享受这个过程。这几个月来,我前后写了一百多个内容,反反复复的推敲了多遍。现在,我决定大概创作二十幅左右的作品,要内容有别,字数有别,时代有别,书体有别,章法有别,大小有别,虽然有别,又要统一,还真不好处理。”

        “写了一辈子的字,在篆隶里面翻趴了几十年,甚感一笔一划之不易。书法美学,也是辩证统一的。从最初的去火氣到返生,一眨眼,就是几十年。每天的临习创作如果是外功的话,那么,读万卷诗书腹自华就是内功。读书写字,写字读书,反反复复月月年年。在一生的书学过程中,我认为更多的字外功就是思考,深入的思考,这个很重要。”


        “许多书法家一生都在找寻风格,锤炼风格。成为了一名艺术家的代名词,也是一名艺术家的成就之所在。我在学书习碑的几十年里,深感继承传统的不易,几十年间,就研究了两个字:残与缺。”

        残不是缺,缺是缺失,而残是在千年岁月的凝练。

        残儿不缺,谓之做;缺而不残,谓之生。

        残多缺少,如蚯蚓曲行,空有形而无骨;缺多残少,如事之未果,行途未半,或曰行百步半九十。

        残留小缺,缺映小残;残主缺辅,缺主残辅。

        不残不缺,或缺或残,是为无有;半残半缺,亦残亦缺,是为无有。

        残儿不缺,缺而不残;残为内相,缺为外形。

        缺动残随,残缺相势;非残非缺,无残无缺。”


        諶散羽于2019年10月

        责任编辑:静愚
      More.. 名人堂
        More.. 艺术展讯
        •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中国拍卖网版权所有,未经中国拍卖网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或转载使用
        • 工信部备案号 京ICP备11041342号-11
        • 中国拍卖网版权所有Copyright© www.paiorg.com,All right
        Processed in 0.090(s)   13 queries
        update:
        memory 4.701(mb)